陆凤伦:怎一个忙字了得

2017-03-23   作者: 朱玉房   来源: 蚌埠市公安局交警支队

陆凤伦这个人是军人出身,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。他是2013年调到现在的蚌埠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七大队工作的。可巧,他调来的时候,正赶上醉驾案件由原来的事故大队移交给辖区大队办理。

一页一页核对,逐页逐页编码,再将材料整理整齐,装订、盖章。陆凤伦埋着头,不停地忙碌着,把我这个采访者丢在了一边。他偶尔抬起头,冲我歉意地笑笑,说句客套话:朱老师,要不要加点水,而后继续做自己手头的活。
     马立华副大队长似乎有些“看不下去”了,对我摇摇头:没有办法,全大队的醉驾案件几乎都在他手上。接着,马副大队长向我介绍了陆凤伦的情况———
     陆凤伦这个人是军人出身,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。他是2013年调到现在的蚌埠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七大队工作的。可巧,他调来的时候,正赶上醉驾案件由原来的事故大队移交给辖区大队办理。以前醉驾案件,都是把驾驶人往事故大队一交了事。因而,大队的民警对案件的办理程序以及协同办案系统不怎么熟悉,甚至可以说是陌生。陆凤伦刚转业那会,在派出所呆过两年,对刑事案件办理程序以及这个系统运用比较熟悉。责无旁贷,培训的任务就交给了陆凤伦。说是培训,哪来的整块时间坐在一起讲啊、练啊的,而是一边工作一边教大家。事故来了,他跟大家一起赶现场。到了队里以后,打开电脑,一边录入一边给大家讲解。酒驾醉驾案件一般都发生在夜里。有时,同事在录入过程中这不懂了,那不会了,不论遇到什么问题,都习惯给他打电话。一个电话,他立马起来赶回单位。问题处理好了,他再回家休息。有时时间搞晚了,再回家,休息不了多久又得赶到单位,来来回回的折腾,自己就不说了,老婆、孩子不愿意了,于是他就索性不回去了,在办公室将就一宿。开始那段时间,他有时一连好几天吃住在单位。
      今年七月,他在警校参加业务学习,恰好老父亲胆管结石在医院手术治疗。他白天学习,晚上在医院陪护。说来也怪了,那段时间,查处醉驾的案件特别多。一遇到录入或者系统出现了什么问题,同事又给他打电话。为了不惊扰老父亲,晚上他就把电话调成振动,握在手里。电话一振动,立刻看看号码,而后走出病房。能够在电话里说清楚的,就遥控指挥。电话里讲不清楚的,赶紧坐出租车到单位。处理好后,立刻回医院。有次,马副大队长给他电话。陆凤伦连续喂了好几声,马副大队长才说录入出现问题了。到单位后,马副大队长跟他说: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了。陆凤伦轻描淡写地说,没事的,没事的,走,去看看哪出问题了。
     陆凤伦外表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,其实他心里比谁都着急——— 他是把老人家一个人丢在病床上 ,唱的是“空城计”,你说要是在他走的那段时间里,万一出个什么事情,他怎么向家人交代呀。
      他自己值班遇到事故他要忙,同事值班遇到录入问题他还得跟着忙。虽说忙是忙点,但在忙的过程中,有时会发现案件中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,他能够及时进行补充调查和补证,保证案件顺利地移诉。7月初,一群众报警,说小区里有人喝醉了开车来回转悠,很危险。值班的同事带人赶了过去发现司机确实喝醉了。带到队里,同事录完材料后,喊他过去看看 。一看 ,吓了一跳——— 案卷中,少了目击证人的材料,这个材料至关重要。于是,他和民警赶紧开车回去找证人。第一个、第二个证人很快找到,做了材料,可能是太晚的缘故,第三个证人直到凌晨才找到。录完笔录,洗洗脸刷刷牙,同事都陆续赶到单位上班了。
    短短几年来的时间,100多起醉驾案件顺顺当当移诉了。
    我问陆凤伦到交警部门工作有什么感受。他停下了手中的活,略做沉思,说:从部队到地方,我感触最深的是,和部队相比,现在太累了,更忙了。旋即他又笑笑,有点自我安慰的意思:不过,还好,当兵这么多年养成了习惯,苦和累都不怕,只要能够把事情做到善始善终就行了。
     采访结束,陆凤伦站起来要送我下楼,我赶紧过去把他按坐下:你忙吧,你忙吧。

  • 责编:朱玉房